講述人黃 興
  我叫黃興,出生於臨澧縣佘市橋鎮殷家村的一個普通農家。9歲那年,因為意外,我失去了自己的左手手掌。一開始,我並沒意識到失去左手手掌的難處,可當我再次去搬東西的時候,試圖完成往日能輕鬆搞定的事情之時,才發現自己有多絕望。
  我明白,我的父母比我更痛苦,可生活還得繼續,我只有以豁達的心態接受現實。於是,我開始加倍努力學習。1998年,妹妹出生了,家裡負擔陡增,我只好選擇學費相對較低的職業中專繼續讀書。
  雖然一隻手沒了,但絲毫不影響我自小對運動的熱愛。那段時間,我在學好文化知識的同時,抓住每個體育鍛煉的機會。每天清早,操場里跑步的人群里有我;每次學校運動會,田徑比賽的前三名也總有我。
  我總覺得,命運關了一扇門,一定會再開啟另一扇門。2003年11月的一天,縣殘聯幹部在學校里找到了我。那時候,常德市剛組建殘疾人運動員訓練基地,正在挑選殘疾人運動員,學校推薦了我。在殘聯幹部征求我意見時,我想都沒想就一口答應了。
  帶著無比興奮和激動的心情,我來到了位於石門縣的殘疾人運動員訓練基地。射擊組覃雷軍教練覺得我聰明懂事、舉止沉穩,料定我是搞射擊的好苗子,要求帶我進行射擊訓練。找到主攻方向後,我和父親約定:一定好好訓練,拿到冠軍,為鄉親們、為家裡爭光。
  冠軍二字說來好像很輕鬆,但要真正實現,卻是困難重重。射擊訓練場都是空曠地,冬天寒風刺骨,夏天烈日炎炎。我左手不能平衡,極易影響右手的平穩度,教練就找來紅磚,綁在我的右手上,讓我反覆做伸直、上舉動作。拋開重覆動作的極端乏味不說,單說每天訓練結束後,又酸又脹的右臂痛得睡不著覺,想揉左手又幫不上忙,往往讓我欲哭無淚。每次射擊完成後,為提高換子彈的速度,我只好將槍靠在左臂上,用右手換子彈。時間長了,左手截肢處結下了老繭。
  射擊要求穩、準、精,要提高成績,需要不斷進步,長期積累,更需要良好的心理素質。有時,僅僅一個瞄準點,就要找上個把小時。通過教練的悉心指導,我慢慢學會沉下心來射擊,成績也有所提高。就在這時,不幸再次降臨。2005年10月的一天晚上,家裡突然打來電話告訴我,我的父親觸電身亡。回到家裡,看著已逝去的父親,想起當初和他的約定,我淚如雨下。
  家庭的變故,使我的情緒受到嚴重影響。第一次走上賽場,取得的成績與教練的期望相去甚遠。後來,我被調至省里集訓,經胡兵教練反覆開導,總算慢慢從陰影里走了出來。2006年,我拿到了生平的第一枚獎牌,在湖南省第七屆殘疾人運動會上,我獲得了25米慢加速項目第1名,10米氣手槍和50米自選手槍項目第2名。
  在2006年3月的全國殘疾人射擊錦標賽中,我的成績明顯提高,這大大激發了我的信心。正當我憧憬美好未來的時候,訓練基地卻暫時解散了。為了家人的生計,我不得不南下打工,但我始終沒有放棄夢想,每天堅持在宿舍里默默訓練動作要領,等待機會“復出”。
  2009年下半年,教練向我發出歸隊的“召集令”。我迅速辭工,飛奔至訓練基地,很快就找回了當初的感覺和狀態。經過幾年的強化訓練,2011年10月,我在全國第八屆殘疾人運動會上,一舉奪得男子SH1級氣手槍60發(p1)比賽冠軍,還和隊友一起,獲得運動手槍團體賽(p3-2)項目混合組SH1級比賽冠軍,創造了湖南省殘疾人射擊隊參賽以來的最好成績。此外,我還獲得了體育道德風尚獎。
  雖然獲得了全國冠軍,但我並不滿足。我暗自給自己定下新目標:在下一屆的殘疾人奧林匹克運動會,我要站在世界最高領獎臺上,為國爭光,為殘疾朋友爭光。
  (本報記者 劉也 整理)  (原標題:我的奧運冠軍夢)
創作者介紹

居家擺飾

ap06aphdj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